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c[大肚】

本博客皆为原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旗旗,我拿什么拯救你  

2011-08-26 17:14:16|  分类: 亲身经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旗旗,是我的侄女,今年十四岁,是个花季少年。不久前,我收到旗旗的父母告诉我的关于旗旗的近乎于噩耗的消息。说旗旗连续高烧,后经过医院检查并经北京专科医院确诊,患的是急性淋巴性(B)疾病,所称白血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,让我陡然产生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,甚至有一种眼睁睁的看着旗旗就要从我们的眼前消失的联想。我感到不寒而栗,寝食难安。我也时常幻想着旗旗的未来的生活和未来的人生。我甚至连去医院看看旗旗的勇气都没有。我无法预料在我见到旗旗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反映,我更知道我的反映一定会直接影响旗旗的情绪。因为,根据我所了解的关于这种病的基本情况,骨髓移植是唯一的能够治愈的方法,而且骨髓移植不仅需要一笔很大的费用,还很难配型,就是配型、移植成功,最终的结果也是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旗旗是跟她的父母在新疆那边读书生活的,平时也很少回家,但是我们可以通过电话互相了解一些信息。我也是比较关注旗旗的成长与学习。有时候就是把她当成我们的家庭一员,尽管她没有我们那样的感觉,那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幼年没有什么记忆,对自己的初来人世的情况不够了解,目前也是不懂如何去面对和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之所以对旗旗有如此的感情,是因为我们之间有一段渊源:旗旗出生在新疆。出生不久,因为环境和气候,以及水土等许多问题,身体素质很差。她父母考虑到旗旗的生存问题,跟我提出让我们带旗旗回老家喂养。当时,我自己儿女已经基本懂事,也就答应了他们的请托,不远万里,从新疆抱回了只有三个月的旗旗。抱来旗旗的当初,我就把旗旗当成自己的孩子,还帮她取名叫“天一”,在当地的医院办理了一系列的防保手续,及时进行各种防疫与检查,接种各种疫苗。生怕有一点闪失和意外。不知不觉中两年过去,多少个日日夜夜,风风雨雨,我们付出了多少心血与汗水,我们倾注了多少的感情和精力,我们几乎没有一个整夜的觉,从用奶瓶一点一滴的喂养,到后来自己学会了吃饭,从襁褓中的婴儿,到蹒跚学步的幼童,从只会啼哭的“天一”到会叫爸爸的旗旗,可以说,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我们当初的付出,但是,我们看着一天天长大的旗旗,我们无怨无悔,我们甚至心存感激。是旗旗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两岁多的旗旗是白白胖胖,十分的健康。这时候她的父母提出要带旗旗到自己的身边,我们虽然是不舍,但是也是无可奈何。我们是含着眼泪送走了旗旗,那种感觉已经不是用难舍难分就能表达的。当时,我有一种失落感,更有一种自己的劳动成果被人侵占的感觉,就是一种“骨肉分离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一晃十多年过去了。旗旗已经是一个窈窕淑女,走到了人生的花季。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正值花季的少年患上了这种不治之症,我无法接受这样的残酷的现实,又不得不承认这个残酷的现实。我一时间感到束手无策,也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。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挽回这样一条鲜活的生命,我也不知道这个生命还能维持多久,如果有一天,旗旗真的在我们的眼前消失的时候,我们的生活还怎样继续下去?也许,从那一刻起,自责、感伤与愧疚将伴随着度过我的后半生。

         旗旗坚强!旗旗早日康复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1)| 评论(8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